猗猗悠然

锤基,盾冬,EC,福莫不拆不逆
以上是原则,原则问题一概不解释
这里悠悠,垃圾文手,欢迎勾搭撩拨。
+Q647205010

梦魇

cp夜青,OOC,一片披着刀皮的糖【梗来自群里的戏】
一发完结
——————————————————————————————
       他俩远远地相对而立,浓浓的雾在两人身旁缭绕。
       青坊主握紧手中的禅杖,空气中浓的化不开的血腥味让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夜叉,想不到……我与你的第三次相遇竟是这样……”轻叹了口气,望着那一抹在雾中若隐若现的身影,眼神中又多了一丝心痛,“你不是说好你不会再杀生了吗……”
         夜叉半边脸上全都是血,手中的三角戟还仍不时地溅下血珠。他低着头,并没有望向对面那个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
        夜叉没有回答,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突然,夜叉动了。他放下了手中的三角戟,抬起头来与对面的青坊主对视。他一步一步向着青坊主走去,步子虽虚弱,但却十分坚定。
        青坊主盯着夜叉的眼,那眼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涌动,让他挪不开脚步逃离。
        夜叉抱住了青坊主,哑声说道:“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但事情真相不是这样的……我没有……”
        被抱在怀里的青坊主听了这话,眼睛忽然就湿润了。他狠心推开了夜叉,目光却不敢再与夜叉相接,直直的望向了地面:“你这又是什么话?!难道我自己亲眼看到的还会错吗?!”
        夜叉向后踉跄两三步,手还保持着拥抱时的形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青坊主。
        青坊主稳稳心绪,低声喃道:“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夜叉。你一次又一次地发誓,说自己不会再犯,却一次又一次地打破自己的誓言。”
        青坊主重新抬头与夜叉对视:“我已经不会再相信你了,夜叉。”旋即转身离开。禅杖在地面发出沉重的敲击声,一声一声,沉重地敲在夜叉心上。夜叉伸出手,想要挽留,却没有行动。他就这样望着,望着那身影离他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茫茫的雾色之中。
        夜叉有许多的话想说,但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阿青……你听我解释啊……事情真相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啊……阿青……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了呢……为什么……阿青!!!不要离开我!!!!我怕……阿青!!为什么你不再相信我了呢!!!!不要离开我!!!!
       “——不要!!!”
——————————————————————————————
       “——不要!!!”夜叉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身旁的人也被他的喊声喊醒了,坐起来,睡眼朦胧的看着他:“怎么了,夜叉,又做噩梦——嗯?——”
       夜叉猛的把青坊主抱住,力道之大仿佛要将他深深地嵌入自己的身体里:“我梦到你走了,你不要我了……”
        青坊主笑了笑,拍拍夜叉的后背:“怎么可能呢……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啊……好了,放开我,你抱得太紧了……”
       夜叉听言,放开了青坊主,两手将青坊主的肩捏住:“你确定?”
       青坊主微笑着点点头:“放心啦……我——唔——”
       夜叉就势吻了上去。
——————————————————————————————
      我不需要什么海枯石烂,也不要什么地老天荒,只要你能在我身旁,这就是一生中最美的时光。
——————————————————————————————
        食用愉快!!给之前给我点赞和推荐的小哥哥小姐姐们笔芯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