猗猗悠然

锤基,盾冬,EC,福莫不拆不逆
以上是原则,原则问题一概不解释
这里悠悠,垃圾文手,欢迎勾搭撩拨。
+Q647205010

四季.冬【双黑太中】

全文2K+
一发完结
愿看到这个故事的你也有一颗爱人的心(⑉°з°)-♡
——————————————————————————————
【冬【零】】
        窗外的雪肆意飘着。从窗里望出去,天跟大地连在了一起。阳光在雪地上反射出耀眼的光。
         洁白的世界。
        屋中的老人叹了口气,放下了笔。他双手撑在桌上,慢慢站起,引得椅子在地上发出“吱呀”的惨叫。拿起挂在一旁的大衣,带上帽子,走到窗前,看着大雪出了神。
        白色的头发被风刮起,桌上的信纸也被掀起了一角。
         未干的墨在纸上四处奔走,流成一条条黑色的溪。信纸上的字清晰的映出:
太宰治:
         我恨你。
         我爱你。
             中原中也

【春】
         初春来临。太阳虽然还没有发威,但是人在阳光下站久了还是挺热的。说来,春天的天气是最乖戾、善变的。
         教学楼下站着一位橘色头发的男子。他身高虽然不高,却意外地很有气势。
        现在,他在楼下不停的走来走去,有时低下头看看表,有时又抬起头来,一脸焦灼地往教学楼里望(活像等待妻子生产的丈夫……恩?怎么感觉不对?)【划掉】。
         终于,下课铃声响了,伴随着人潮从教学楼中涌出。他为了躲避人群,站在了一棵树下。一位高个子的棕发男生一脸嬉笑着走了过去,拍拍橘发的肩膀,说道:
         “哟!中也!你又来啦?!诶,中也,我有没有跟你讲过,你等我的时候,特别像等待丈夫回家的小妻子(诶*罒▽罒*正解了)你知道吗?”
          中也先是一愣,接着脸色一沉,紧握双拳,语带威胁:
       “死青花鱼……你TM再说一遍?”
       太宰笑了,笑得一脸欠揍:
       “嘛……既然小矮子耳朵背……我就大发慈悲地再说一遍好了……”
        凑到中也耳边,悄悄地,慢慢地说道:
        “中——原——中——也——漆——黑——小——矮——子——永——远——长——不——高——!”
       中也快速一个拳头就向太宰招呼过去:“太!宰!治!”
       太宰双手插兜,脚尖点地,很轻松的就躲过了攻击,边躲还边嘲讽:
        “阿拉,小矮人仍旧就这样暴力哦!中也,你就别浪费力气啦,无论是你的呼吸节奏还是攻击方式我都一清二楚的说。”
         中也听闻,顿了一下,又恼怒的转过身去,咬牙切齿的说:
         “杀掉你,下次一定要杀掉你。”
         太宰上前几步,挽住中也的细腰。低下头,在中也耳旁温柔地说道:
         “那,中也,忍心吗?”
         温暖的气息拂过耳垂,中也的脸一下变得通红,赶忙大步向前走,并用大嗓门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笨蛋!走啦!”
        太宰的手仍未放下,脸上的笑容仍旧灿烂。在那鸢尾花色的眼眸中,只剩下了那个橘发的小矮子的身影,那一个拥有一片蔚蓝大海在眼中的暴躁的帽子放置所的声影。
        他跟了上去。
        待追上中也,中也问他:
        “喂!青花鱼!你还要这样跟我多久?”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背后,他们站过的树下,一棵小小的幼苗,正在发芽。
        就像他们的感情一样,青葱的幼苗,正在成长。

【夏】
        中也靠在太宰怀里。
        凌乱的碎发、两旁散落的衣服、散落点点白浊的床单,中也皮肤上的一个个鲜明的红印,都昭示了,刚才的战争有多么激烈。
         房间里拉着深棕色的窗帘,阳光被帘子挡在门外。
屋里一片静谧。突然,中也用带着点沙哑的语气说:
        “太宰……我发现一个很不好的事情……我……”
        “嘘——”
         太宰将手指放在唇前,打断了中也的话语。他顿了顿,说道:
        “中也,安静,别多说话,对你嗓子不好。”
         中也被这一制止,心里便是哭笑不得:是谁让我嗓子不好的?啊?!现在居然还来教训我?
         但他还是很知趣的闭上嘴。只余太宰的声音在房间回荡:
        “中也……我想你应该还记得。有一次,你问我,我还要跟到什么时候,我笑着没有回答。因为当时,我也不能确定我要跟你多久。每个人都有不能确定的事,但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
         现在的我,对于你的问题,有了答案。
          中也,听好,
          我要跟着你,跟你一辈子。”
        两个人都安静下来。中也没想到太宰会挑这个时候表白。但他没有拒绝,任由太宰抱着他,抱了许久。
过了一会,太宰在他耳旁说:
       “等等,我去拿个东西。”
      太宰在床头柜上拿了一个小盒子,在他面前打开。
      里面装着一个珍重的一个圆——戒指。
      太宰牵起中也的左手,把戒指戴了上去。太宰的声音从中也头顶传来:
        “中也……这次,我不仅要跟你一辈子,我还要圈住你。中也,跟我在一起吧!”
         中也不禁笑了出来。
         “哈哈……混蛋青花鱼……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答应吗?”他笑疼了肚子,眼角溢出一滴泪珠。
        太宰愣住了。怎么回事?
        只见中也渐渐停了下来,抬起头,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他对着太宰说:
        “巧了,我还真会。”
      接着继续笑了起来。
      太宰也笑了。他看着怀中这个调皮的人,故作惊讶地说:
        “呀!小矮子长进了不少嘛!”
       中也笑道:
       “哪里哪里,跟您这位不要脸大师还差远了,啊哈哈哈……”
        太宰挑眉:
        “哦?是吗?看来是我还不够努力呀,让你居然还有力气笑?”
        说着又压了下去。
        “太宰!不!冷静!啊——!不!嗯……不……哈啊……唔……”
         【和谐号】
         “太宰治!你个大混蛋!”
          他们的感情就像夏天,炙热滚烫。
【BE预警】

【秋】
       中也手里摇着一杯红酒。
       他的对面是太宰治。
       太宰抿了一口酒,放下酒杯,凝视着中也。咽了好几次口水,几次张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音节。
        十分犹豫。
         中也看不下去了,对他道:
        “你就直说吧,什么事?”
        太宰像是下定了决心,对中也道:
        “中也,我们分手吧。”
         摇晃停止,酒杯下坠,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红酒撒了一地。
         中也被酒杯砸回了神,轻轻的,只说了一个字。
         “哦。”
          太宰再次开口:
         “能不能把戒指还我,很贵。”
         中也终于忍不住了:“什么?”声音里带着不可置信的颤抖与愤怒。
        太宰重复了一遍。
        大海开始波涛汹涌。
        若是鱼在哭,那么水知道。
        若是一片没有鱼的大海哭了,又有谁知道呢?
        中也将戒指从指上狠狠地拔下,“啪”的一声狠狠地磕在桌子上。
         “自己拿走。滚出房间。”
         太宰走了,脸上是中也看不到的苦涩。
         中也坐着,脸上是太宰看不到的泪水。

【冬】
         银发的老人坐在炉边,金黄的炉火,映得脸颊格外温暖。
         他的膝上放着一张照片。
         是一张尸体的照片。
         棕色头发,鸢尾色眼眸,一米八一的身高……
         手中紧紧攥着一枚戒指。
         就是他曾戴过的那枚。
         太宰死了,被仇家杀的,他为了不连累中也,毅然跟中也分手,却又舍不得,要了戒指寄托挂念。
         “呵……死青花鱼……”

我爱在雪花飘飞的不眠之夜,
把已死去或尚存的亲人怀念,
当茫茫白雪铺下遗忘的世界,
我愿意感情的激流溢于心田,
来温暖人生,这严寒的冬天。
                                                   ——《冬》

【谢谢观看!喜欢的米娜桑们不妨留个小红心再走啊!】

【比心心】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