猗猗悠然

锤基,盾冬,EC,福莫不拆不逆
以上是原则,原则问题一概不解释
这里悠悠,垃圾文手,欢迎勾搭撩拨。
+Q647205010

[锤基][ABO]痴情司[犹]

此章2000+,放心食用。
剧情有点断层,因为将近半个月都在咕咕咕……不要打我嘤嘤嘤……

待补剧情:THOR和JANE离婚,LOKI将自己化名JOHN,THOR化名JACK,把他俩的故事和THOR说了一遍

写完了之后我可能会找个时间把前一章的渣锤改回来……emmm.....有时间再说。。。。。
【被打】

///极度OOC预警///
///前方高能///

前文:
[1]      [2]        [3]        [4]        [5]             [6]
[7]

—————————————————————————————————————— 

房间里的红蜡燃烧着,火焰在纱帐上映下一道道不断跳跃的影子。LOKI抱着自己的双膝,将下巴放置在上面,坐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THOR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仅是松松地挂着一件纯白的丝绸睡衣。 他到床上之后跪在了LOKI身后,双手伸出轻轻环住LOKI白皙的脖颈,歪头在他的耳朵旁坏心思地吐气道:“香玉……怎么了……嗯?”

 

看着自己原本最心爱的人竟然做出与旁人无异的举动,LOKI心下不禁心下有些烦躁,一个手肘向后打了过去。THOR没有料到这一举动,只能硬生生地被打了一次,身体向后倒去。但由于他的手始终没松开,LOKI也跟着他一同倒在了床上。LOKI有些恼怒地说道:“Chris将军,您何必如此对香玉?不过是个小倌罢了,您如此珍重是要做给谁看呢?”

 

“啊……没想到香玉公子会问出这个问题呢……”THOR将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放在LOKI的身上,低头看着那双布满愤怒的眼睛。他微微顿了顿,开口说道:“那香玉公子何不为我歌一曲?”说着扯起一小缕黑发在指尖绕来绕去,发出一声疑惑的“嗯?”

LOKI起身,黑发从THOR指间滑出。他起身来到床前的空地,简单整理了头发与衣裳,开口边唱边舞道:

I've seen the world

阅尽繁华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历尽沧桑,心慵意蜷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你是否爱我如初,当我步入迟暮,不复容颜?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你是否爱我如故,当我一无所有,遍体鳞伤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我深知你会,我深知你会。

I know that you will

我深知你的爱地久天长。

……

会吗?——答案不是早就显现出了吗?一颗泪珠划过脸颊,留下意味深长的泪痕。

 

一曲终了。房间里只余敞开的窗外传来的蝉鸣在回响,LOKI低下头,THOR在床上坐了一会,忽而起身走至LOKI面前,像捧着这世间最为珍贵的宝物般捧起他的面颊,轻轻用手指拂去那眼泪。LOKI闭上了眼睛,就这样任着THOR的举动。

在那一刻,THOR心里无由头的涌起一股强烈的占有欲与危机感。

“呜呼——”从窗户外突然传来一声打趣的叫声,有一个身着紧身长袍的蒙面男人闯了进来。他站在窗户旁,歪头对着两人说道:“喔,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笑了两声,突然从怀里掏出几把小刀向着THOR扔过去,扔完就跑。LOKI下意识地在最后关头挡在了THOR身前。

 

“呃……”一声闷哼,THOR连忙去扶,却发现摸到LOKI身上一片湿润的腥味液体。他扭头向外大声喊道:“来人!快来人!”然后着急地低头看着LOKI的因疼痛而紧紧皱起的面庞,将手伸出,张开手指,在摇晃的蜡烛火焰中看清满手的鲜红的血液,脑海中似乎有些记忆正在复苏——

 

——“算了算了,我带你去洗手,给我把你全身洗干净,别给我的屋子又弄一地的血。洗完之后你自己在柜子里面把药拿出来,包扎好。别对我说你不会包扎啊,不然……”

——“那我给你叫个名字……恩……北欧神话里的雷神叫THOR,那我就叫你THOR算了……

——“父亲,你看,THOR既然这么有天分,那你以后就教他吧,拜拜!”

——“THOR……求求你……”

——“Brother! .……Please……Help me……”

——“你TM赶快给老子滚开!现在!立刻!”

……

 

他突然就想起来了。

晚香玉口中那个负心汉,那个忘了他童年的玩伴,他青年的爱人,忘了他们誓言的人,那个被他曾在晚香玉看似平淡的讲述中在心里暗暗唾弃了无数遍的人——就是他自己啊。

当初,是LOKI为了保全他的性命,不拖累他,才被强盗抓住,落至今日此番局面。而他呢,跑的时候没注意摔下了悬崖,被别人救了,和JANE结婚……

看起来即将登上人生巅峰的他,从不知他脚下的阶梯里有着一颗为他等待整整三年的爱人快要死去的心。

“LOKI……LOKI ODINSON……”受伤的LOKI被下人抬走了,只余THOR一人愣愣地看着占满鲜血的手掌,口中一遍又一遍地喃喃道LOKI的名字。他一会缓过神来,将手紧紧捏握成拳,任由鲜血由全间流下,大跨步向外走去,愤怒地大喊着:“FANDRAL!刺客蒙面,穿着紧身衣,嗓音很特别,像是毁过一次又重新长起来的,身高七尺!给我查!我不信了我还!给晚香玉找最好的医师!你派人去给我扛过来!搞快点儿!”

……

 

纤长的睫毛轻轻抖了几下,缓缓张开,露出底下晶莹的橄榄石般的眼睛。婢女看见那双眼,心尖尖禁不住颤动一下,对着LOKI柔声道:“香玉公子别怕,这是将军府上,您很安全。但您的伤口有点深,恐怕……”她咬了咬嘴唇,停顿了一会。LOKI见状,心底不由得一沉,却还是努力挤出一张笑脸,撑起身子对着她道:“说罢,无妨,我受得住的。”

“……香玉公子……您今后怕是不能再跳舞了……”婢女讲到这里,又慌忙凑近他道,:“但还是能够走路的呢。您是否想要我将CHRIS将军叫进来?”

LOKI的身子一时间没有控制住,晃动了一下,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他抿了抿唇,低下头,对着婢女说:“那……便劳烦了……”

婢女得了指令,收拾好东西便退了出去。过了一会,THOR重新出现在门口。他走进房间,转身将房门关上,手停在门框上,头低着,许久未动且未发一语。LOKI听见门吱呀一声被人关上,但那人很久没有动作,他不禁抬起头,向那人投去疑惑的目光,开口询问道:

“将军怎么了?”

“LOKI,LOKI ODINSON……这是你的真名吧,MY BRO?”

LOKI一下愣住了。自己已经许久未听见这个称呼了。现在,这个名字从自己熟悉而又不熟悉的人口中突然蹦出来。嘴边的“是”即将脱口而出,却被自己在最后一刻硬生生吞了回去,停顿了许久,重新强迫自己扬起一个极其生硬的笑容,带着戏谑的语气重低下头对着那人说道:“你……将军说什么呢……那不是ODIN家的‘罪人’小儿子的名字吗,香玉怎么可能叫此名字呢……”

THOR听到这个问答,转过身,走到那人身边,坐到床边,牵起他的右手,拇指在手背摩挲着。突然将手牵起,拉到自己唇边,在其上轻轻落下一吻。LOKI感受到他唇瓣的温度,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瞪着他水盈盈的绿眼睛直直望着THOR。THOR看到他的反应,轻轻笑了笑,对着他说:“和我预料的一样。如果你没有否认,我反倒会怀疑了。”另一只手伸过去,摸着LOKI的下颚,“我都想起来了……LOKI,我都想起来了……我就是那个你给我故事里讲的那个JACK对不对?那个男孩JOHN就是你……对不对?……LOKI,tell me, about ……Everything. ……LOKI,please,forgive me……”说到最后,声音不由得慢慢沙哑,手从下颚掉下,只余强忍的哽咽与耸动的肩膀。

LOKI听见这番话,眼眶红了,用了十足的力气,向着THOR一拳锤过去:“哈!THOR!你他妈!你他妈终于想起来了!嗯?你他妈现在让我原谅!Are you kidding me?早他妈干嘛了?嗯?你他妈……呜……呜呜呜……”眼泪从眼眶迫不及待地滚出来,手揪起后背的布料,似要将他衣裳整个撕裂。头埋进金发中,哭着,再不出一句言语。

THOR被打得有点懵,但很快就直起身来把LOKI抱在怀里,宽大的手掌轻轻拍打着LOKI的后背,用极温柔极温柔的语调哽咽着对他说:“打罢……打了就好了……”

I promised you ,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待到LOKI的情绪慢慢平静,THOR仍是拍着他的背对他说:“LOKI,我要把你赎出来,然后娶你。”

“可……可当过小倌的人……不能嫁人的……法律不是说了吗……”

“什么法律……居然如此不近人情……那……”THOR将LOKI的脸用两只手捧起,望着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对他说“我嫁你可好?”

LOKI破涕为笑,伸出一根手指抵在THOR脑门上道:“那……你要叫我老公!”

“老公!”

“哎!”

“唉你还真应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公,过几天就是放花灯的日子了,能带着老婆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啊,你老公我也想看的。”

THOR突然起了玩心,捏着嗓子道:“诶哟,谢谢老公~”

“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哈哈哈哈哈哈哈……”

——————————————————————————————

歌曲为《young and beautiful》

杀手:我知道反派定律的!你看我就两句话,一看就是要活到大结局的那种哈哈哈哈哈

THOR:呵呵[盯着作者]

LOKI:呵呵[盯着作者]

作者:恩……杀手就是推动剧情的……[被盯,怂了]好好,我尽量……[继续被盯,立马改口]一定!一定!嘿嘿嘿[讨好]

杀手:什么鬼!这么随便的嘛?嗯?[黑人问号]作者你也太怂了吧?

作者:[叉腰]怎么!我怂我骄傲!

杀手:呵呵[对方并不想说话并向你扔了一把小刀XD]

然后,日常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
我更新了!我居然更新了,[泪流满面]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