猗猗悠然

锤基,盾冬,EC,福莫不拆不逆
以上是原则,原则问题一概不解释
这里悠悠,垃圾文手,欢迎勾搭撩拨。
+Q647205010

【锤基】痴情司(ABO)【豫】

//前方极度OOC预警//
//注意!注意!这不是演习!//
迟到的七夕贺文。
我要废了。_(:з」∠)_
车有2000+,加上文本剧情这次一共有5000+的字
我打这么多字不如留个小红心小蓝手鼓励一下?
[1]
[2]
[3]
[4]
[5]
[6]
[7]

正文开始

在那一日之后,THOR便为LOKI赎了身。LAUFEY本是不高兴让LOKI离开,毕竟LOKI名气大,算是他们给的钱多,这才让LAUFEY答应不透露关于他们两个的信息。至于“晚香玉”?早在CHRIS将军府上便被刺客刺死了,谈他做甚?

放花灯那一日上午。

THOR在进入宫殿之前让LOKI停在门外,拉起LOKI的手背在唇边落下轻轻一吻,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迈腿走了进去。

走进宫殿,皇帝坐在椅子上,端起一旁刚刚装着沏好的茶的茶杯,轻轻拎起杯盖,在杯沿上刮了两下,对着水面吹一口气,慢慢地送到唇瓣边抿了一口,然后把盖子盖上去,将杯子放回到桌子上。做完了这一系列动作,皇帝才抬眼看了看一直单膝跪在地上的THOR,缓缓开口道:

“Chris将军怎的了,今日里倒有闲心来找朕?”

THOR低着头说:“回禀陛下,我今日是想要请陛下赐婚。”

“哦?我们的Chris征战沙场三年多了,终于有心情找个Omega好好过日子了?”

“也不是说好好过日子,陛下。”THOR仍是低着头“只是说能够让我在战场上更加踏实。而且我们国家仍然需要我,需要我和Fandral这样的人去为我们国家抛洒热血。”

“行吧……”皇帝顿了顿,颔首示意一旁仆役将THOR从地上扶了起来,随后起身走到房间后的书房里的桌子上坐了下来,拿过一旁的纸。立在旁边的仆人看见,连忙上前给皇上磨墨。毛笔头吸饱了墨汁,将欲在纸上留下痕迹时,突然被提起,放置在了一旁笔架上。

THOR的心被提起。

只见皇帝带着些忧虑地望向THOR,然后对他说:“爱卿你……此事真的没有影响吗?如若是那位你的心上人出了点差池,你确定不会有半点动摇?你要不还是把兵权交出来再……?”

THOR沉默了一会对着皇帝磕头道:

“陛下,战场是战场,儿女私情自当是放在一边的。还请皇上准许。”

皇帝过了一会点点头,提笔正欲落字,却突然再次发话道:“对了,还不曾问那人姓名?”

“……那人……那人叫Tom……”THOR咬了咬下唇,胡乱为他的伴侣说了个最常见的名字。

“行吧……”皇上叹口气,却没有再发问,写完后,令人将纸送给THOR,并对他说:“Chris将军,今日可是放花灯的日子,何不将你的伴侣带到河边走走?”

“必定会的。”THOR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低头回答道。

晚上,放花灯的时刻到了。人们带上自己最爱的面纱,穿上衣服,慢慢地从家里走出来了。LOKI在脸上蒙了一层纱,拉着THOR不停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快到河边了,就快了……”LOKI嘴里喃喃着,将身旁小贩各式各样的叫卖声一点点抛在身后。

“到了。”LOKI突然停住,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 Thor在后面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帮他捋着气。“知道你高兴……不用跑这么快的,花灯又不会晚了就没了……”

“我还不是为了让你看?” LOKI直起身来大喘了一口气,接着白了THOR一眼,然后也不害臊,直接靠在了THOR怀里:“你行军打仗这么多年,估计除了小时候也没看过几次花灯,喏……” 他伸出一根手指向前指去。

河面上飘着一个又一个的小花灯,花灯在夜晚的黑暗中晕染出一团又一团温暖的光晕,随着水流上下起伏着,渐渐重新连成一片模糊的光的河流。对面河岸的小孩子手里捧着一个小花灯,烛焰在花瓣中微微摇晃,影影绰绰地照出孩童在面纱下高兴的脸庞。

“唔……”THOR看着这样的温馨,手臂不由得微微将怀中的LOKI抱得更紧。“好看是好看……”,说完顿了顿,低头快速啄了LOKI的脸庞,又将头抵在他的脖颈处,轻声说道:“不过没你好看……”

LOKI红着脸从怀抱里挣脱出来,有些别扭的拉住他的手向着一旁的小摊贩走去:“走了……傻瓜。你看,那个的糖葫芦感觉不错?”

……

LOKi跟THOR两个人手拉手走沿着河边向前走去。身边时不时走过的情侣嘻嘻哈哈,空气中充满着快乐的气息。突然,LOKI的脚踝上传来一阵凉意。是有个小孩子在浅水处与同伴泼水,一不小心泼到了LOKI的脚边。LOKI望过去,正好看见那个孩子对他做着鬼脸。LOKI突然起了玩心,将手中还未吃完的糖葫芦向着THOR手里一塞,提起衣服就准备脱鞋下水,结果被THOR一把拖住,用一种混合着宠溺与无奈地语调对他低声叹道:“LOKI……不要这样做……”

LOKI装作听话地将衣服放了下来,转头在THOR脸上捏了一把,对着THOR说:“好好好……哎呀……听你的……”然后左手接过糖葫芦,迅速蹲下身,用右手带起水浪泼了那个小孩子一身,然后站起身,转眼间消失在了人群中。熊孩子被泼水之后有些愤怒的捏紧了拳头,站直身子,对着岸边张望着罪魁祸首,却无果,只能忿忿地打了水面,转过身和同伴继续玩耍去了。

可惜LOKI动作太快,THOR没注意,LOKI早已跑远了。THOR有些着急,毕竟人这么多,走散又找不到了怎么办?他不想LOKI再出任何事情,毕竟他们明明才重逢了那么几天……他抱着一堆吃的,在人群之间穿梭,说了无数句“对不起”和“抱歉”,四处张望着,可依旧没有看见那人身影。

就在THOR寻找LOKI寻找到近乎绝望的时候,THOR转头,看见那人对着路边卖发簪的小贩笑得正欢。THOR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急忙走过去,把LOKI一把抱在怀里,想是要将他整个地揉进怀中再也不放开。LOKI有些好笑,拍拍THOR的手臂道:“行了行了……诶,你看这个簪子多好看……要不是他主动招呼我,我还不小心错过了呢。”

THOR仍是不肯撒手,环住LOKI的脖颈,贴在他耳边对他说:“嗯……好看,你戴什么都好看。”付完钱后牵起LOKI的手,对他说:“走吧,我们回家。”然后低头对着LOKI轻声说:“这个人……感觉不对劲。”

摊贩带着谄媚的笑容对着THOR鞠躬笑道:“欢迎客官下次再来。”

回到家里,LOKI关上门后有些遗憾地感叹道:“啊……好想有一个孩子可以陪我玩啊……不然你上战场那几天谁陪我?”

THOR有些开玩笑地说道:“那……我俩生一个不就完了吗?”

LOKI微微有些怔住,随后低声笑了起来,回答道:“行啊。”

上车咯滴滴滴哒哒哒

在THOR和LOKI走后,小摊贩立马收摊,赶到小巷子里对着早就等在那里的人说:“还好各位兄弟一开始就把那个人的特征记住了,不然还真看不出来……应当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晚香玉了,声音,体貌,性格,都合得上……走吧,回去禀报皇上。”

*文中栀子花言论来自汪曾祺老爷子,他超级可爱的哟,吹爆嘿嘿嘿

评论(3)

热度(25)